lol不为人知的秘密h文 厄运小姐和船长h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图
lol不为人知的秘密h文 厄运小姐和船长h文像所有描绘古老神秘的传说一样,阴雨绵绵的天气,偶尔天边响起一阵闷雷。老旧的木头可以看得出这间酒吧岁月的年头,雨水浇得窗子沙沙作响。酒吧里静得出奇,只能听到角落木桶接着腐朽的天花板漏下来的水滴声。一个留着满脸胡渣的中年人坐在窗边,大口大口地抽着烟,立在他椅子旁的一把大号散弹枪告诉旁人他并非善类。他随手弹掉烟头,一口气灌下面前的一大杯啤酒,又点燃了一支烟。酒吧老旧的木门被推开,一个批着斗篷的女人走了进来,空旷的酒吧让她一眼就锁定着坐在窗边的粗犷男人。她朝着男人的方向走去,高跟鞋像有魔力一般地将木地板踩出一篇乐章。女人走到男人面前,褪下斗篷挂在椅背上,然后坐在男人对面。男人打量起对面的女人,火红的长发,时刻透着妩媚的双眼,饱满而诱人的红唇,火辣而性感的身材,用妖精来形容面前的女人一点也不为过。男人朝柜台打了个响指,“来两杯啤酒。”女人用手撑着下巴,从坐下来开始眼神就没离开过男人。待服务员将酒放下离开后,女人冷不丁地开口了,“你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我非常喜欢。”男人愣了一下,拿起酒杯对女人示意,“那将是我的荣幸。”两人举杯各喝了一口啤酒。“格雷福斯。”“莎拉厄运。”两人相视一笑又举杯喝了一口。“说说目标吧。”莎拉扭过身子侧坐着,翘着二郎腿,妖娆的身段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诱人。“崔斯特,”格雷福斯提到这个名字眼里闪烁着之前没有的愤怒,“他靠赌钱维生,同时还热衷研究魔法,当然,他更喜欢女人。他最近出没在诺克萨斯皇家赌场。”莎拉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为什么会找上我?我想大名鼎鼎的法外狂徒格雷福斯先生不会是个软柿子吧?”格雷福斯笑笑并没有在意女人所说的话,他一口气干掉面前的啤酒,朝柜台又打了个响指,服务员又为他上了一杯啤酒,他从桌底提上一个大麻袋放到桌上,袋口一松就可以看到金灿灿的钱币。“你应该知道,崔斯特可是祖安皇庭通缉的要犯,没两把刷子他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与其找我,为何你不将他的情报透露给那些祖安的官员们?”“我只是想亲自报这个仇,我需要一个合作伙伴,很明显,好运姐你就是最合适的。”“噢?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是最合适的呢?”“哈哈,因为长得漂亮又肯收钱替人消灾的女人仅此好运姐你一人。难道我还会跑去找皮城大名鼎鼎的警花凯瑟琳么?或者是去找特劳伦家的大小姐菲奥娜?”“看来格雷福斯先生的交际还真广,认识这么多美女,难怪对人家看不上眼。”莎拉尽显娇态,妩媚的大眼水汪汪地盯着格雷福斯,仿佛对方就是一个负心薄情的人。“哎,怎么说也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到时候我勾引未遂,被他发现了,为了你而丢了清白。你过意的去嘛。毕竟人家可没接过牺牲色相的活。”“哈哈哈,人家都说和好运姐谈生意尽管被你漫天要价了也都心肝情愿,这会我算是见识到了。”格雷福斯似乎早知道桌上那袋几乎可以买下一个小庄园的金币并不能满足莎拉的胃口。不管条件已经多么的丰厚,她总会想法子再多弄些好处。格雷福斯又点燃了一支烟,同时甩给莎拉一支,莎拉接住后,不知手中何时多了一个火机,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继续挑逗地看着格雷福斯。“我可以帮你查出红眼海盗的下落。”格雷福斯嘴角上扬,用自信满满的目光回应着莎拉。莎拉愣住了,烟掉到了地上,仅是失神了一会,她重新挂上了妩媚的笑容。她举起面前的酒杯和格雷福斯碰杯,一口气干掉,放下杯子后,她伸出手,与格雷福斯握了握。“成交,祝合作愉快。”莎拉重新将斗篷披上,走出酒吧的时候天空已经放晴。她脸上依旧带着妩媚的笑容,扭着小蛮腰慢慢地离去。她是大名鼎鼎的好运姐,传说她总会选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坏天气来谈生意,在生意圆满谈成离开的时候,天空总会放晴。但是人们都知道,那只是象征着黎明前的黑暗,接下来的日子,有一个倒霉的人将要接受来自“威胁与恐吓”的终结。“威胁与恐吓”是莎拉的两把火枪。莎拉回到船上,船员们看到她手里提着的麻袋,都笑开了花。“扬帆,起航。”莎拉大呼一声,船员们迅速地开始忙活起来,很显然,他们知道出来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回家了。船驶回蓝焰岛的时候,从莎拉下船的那一刻起她收起了一贯的妩媚。与船员们一起将近些日子在外获得的战利品卸下来。全岛的人民都拥在港口,看到了莎拉都报以尊敬的目光。一个老人缓缓地走上来,拉着莎拉的手,眼泪涌出来,“莎拉,你辛苦了。”“赛特爷爷,为了大伙能过上好日子,莎拉不辛苦。” 莎拉的眼里也泛起了泪光,但是很快被她压了下去,“这些物资应该可以让村子恢复从前的样子了,剩余的还可以武装一下村庄的防卫力量。”赛特是村子里的村长,也是将莎拉带大的人。“好好好,莎拉长大了,越来越能独挡一面了,这样我走的时候也安心了。”“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莎拉笑笑,看看四周一直用尊崇的目光注视着她的村民,回头朝船员们挥挥手,“伙计们,把东西都搬到村里去。今晚可以喝个痛快,明天放假。”船员们都欢呼起来,其实船员也都是这个岛上的居民,出去久了难免也会想家。“哈哈,”突然一声古灵精怪的笑声,一个小鱼人从人群中闪出来,用冒着寒光的三叉戟撑起自己,一个跟斗翻到莎拉面前,直接摔进莎拉的怀抱,“莎拉姐姐,有没有想我。”莎拉亲切地摸了摸小鱼人的脑袋,“当然想啦,谁会忘记我家可爱的小菲兹呢。最近有没有捣蛋呀。”小鱼人菲兹很享受莎拉的亲昵,在她丰满的胸部又蹭了蹭才心满意足地离开莎拉的怀抱,“当然听话啦,我在的时候,多凶狠的巨鲨都不在来闹事了,打渔的伯伯们都很喜欢我,常常送鱼到爷爷家来给我吃。”潮汐海灵菲兹,没有人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鱼人为什么来到了这个岛上,起初莎拉和赛特村长见到他时觉得他并没有恶意便同意他留在蓝焰岛,结果这个淘气的小家伙把市集弄得鸡飞狗跳,见到什么都要上去摆弄一番。慢慢地村子里的人便开始表现出对这个小东西的不满。菲兹其实并没有恶意,他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当他伤心的准备离开这个他很喜欢的地方时,港口来了一只百年难得一遇的巨鲨,菲兹很勇敢地将巨鲨击杀,从此便改变了村民对他的看法。莎拉觉得他也只是一个淘气的孩子,与他约法三章后便同意了他在村子里继续生活,将他交给赛特村长照顾,菲兹出奇地很听莎拉的话,开始帮助村民重建这个被海盗洗劫的村子。处理好了七七八八的事情,莎拉回到自己的房子,褪下了身上的衣物。傲人的身段一下暴露出来,白皙的皮肤在黑暗中亮得扎眼。她走进浴室,拧开水闸,任水拍打在她的身上,她双手撑在墙上,脑海陷入了回忆。那一年莎拉只有10岁,当他听到远方不停传来的杀戮声时。她扔下手中装满的刚踩来的药材的篮子,快步地往村子里跑去,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跑得这么快,犹如一阵流星。可惜她还是晚了一步,当她推开门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母亲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流不下眼泪,她的脑后就被人一阵敲击,倒在了母亲的身旁,在她陷入昏迷之前,视线里是一个带着海盗面具的双眼泛红似野兽般的男人。那次海盗的洗劫让村子几乎不复存在。莎拉在母亲的遗物中找到了两把火枪,她并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有这些东西。但是当她拿起这两把火枪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接下来的事情。12岁的时候莎拉便进入了一个雇佣兵团。没人知道她是凭借着什么进入到那个兵团。在几年的时间里,她完成了无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不断地提升着自己身手。直到16岁的时候,她拥有了自己的船和船员。一时声名鹊起。她将任务赚下来的钱和物资带回村子,为村子重建恢复昔日的繁荣而努力。当然,她重来没有忘记当年的弑母之仇,她接触各种不同的人,亡命之徒,地方高官,流寇海盗,接触的人多了,她慢慢也练就了一身交际的手段,没有一个人能抵抗住她妩媚而摄人心魄的眼神,结果明知道是漫天要价却依旧能欣然接受,办事的效率与结果当然也是和付出的代价成正比的。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打听到有关当年那个红眼海盗的信息,很显然这么多年了并没有什么结果。莎拉关掉水闸,还为擦干的身体上一颗颗水珠衬托着别样的魅力。她想起昨日格雷福斯的话,嘴角勾起诱人的弧度。“但愿你能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那将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愉快的合作。”莎拉随手扯过一条粉色的浴巾裹住那诱人的躯体,打开浴室的门,婀娜多姿地走出去。